春風漠漠杏花香

  俗語云:“花木管時令,鳥鳴報農時”,翻開大自然這本生動的“日歷”,會發現每個不同的節時都會有應季花卉將山河大地妝點一新。善于將日子過成詩情畫意的古人還學著用花的色形變化和生長狀況來記錄月份,制訂了“花月令”。如此,縱使是“山中無歷日”也不會“歲盡不知年”了。

  因春而發、春盡則逝的杏花,是當之無愧的“二月花神”。杏樹是原產于我國的古老花木,早在先秦時成書的《管子》一書中就已經有了記載,在歷代文人墨客中也收獲了很多吟詠它的詩句。

  這些流傳至今的詩篇佳句里,有對杏花“含苞時紅云朵朵、盛開后胭脂萬點占盡春風”形態的描寫;也有將飄落杏花當做紛飛白雪的唯美比喻;還有托物言志、借花詠情,以杏花抒寫對人生悲歡離合與世事無常的感慨??v是在佛門古德尊宿的語錄中,也不乏許多借杏花說法的實例。

  有道是“一段好春藏不住”,悄然間點點紅白已掛上山門前幾株杏樹枝頭,陣陣春風也將芳馨吹進寺院紅墻黛瓦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