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風朗月 輒思玄度

許詢的辭榮不仕盡顯其淡泊清雅,數度舍宅為寺和從他“妙覺時人”的五言詩中亦可見佛教與他的情緣以及對兩晉文人的浸染。位列“魏晉八君子”之一、以審察識人著稱的劉惔便有“清風朗月,輒思玄度”(《世說新語·言語》)之語,以情致化的自然意象來象征許詢恬淡遠達的風致、表達對其志行高潔的人格之美的贊賞。

一口吸盡西江水 萬古千今無一滴

寓言中的“西江”與馬祖的“西江”在地域上各有所指,引申的旨趣也不盡相同,在歷代文人墨客的筆下“西江水”也紛紛被入詩題畫、乃至成為人們的口頭語而久遠流傳。汩汩而流的西江之水,也在無時無刻地沁潤人們的思想、指引者人們對于修行與人生之理的思考。

正清和雅氣 喜舍慈悲花

禪茶文化的精神——正清和雅;禪茶文化的功能——感恩、包容、分享、結緣;將正氣溶入感恩中,將清氣溶入包容中,將和氣溶入分享中,將雅氣溶入結緣中;在弘揚禪茶文化的四大精神和落實禪茶文化的四大功能的具體實踐中,不斷地開創新境界,不斷總結經驗,不斷發揮禪茶文化凝聚人心化解矛盾、優化自身素質、和諧自他關系的潛移默化的作用。這是弘揚禪茶文化的根本社會價值所在。